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徐征 > 纽约疫情记录 | “第一世界问题”

纽约疫情记录 | “第一世界问题”

进入四月,越来越多的人似乎开始渐渐习惯这样的生活。

 

之前因为疲于追踪厕纸的库存,我们下单买了可以冲洗的马桶盖。今天好不容易送到,发现接墙的水口是硬管不是软管,于是想找大楼管理的来帮忙换。但修东西有可能要钱,翻了翻发现没多少现金,现在又没法取,如果自己去买软管换,五金店又不开门。一环接一环,总之是装不上了,现在这个马桶盖就只有一个加热的功能,让人倍加上火。

 

下班之后我跟远在新西兰的朋友聊天,祝她生日快乐。以往每年这时我都会给她寄点自己吃到用到觉得不错的东西,今年她一早就不叫我寄,让我在家待好。顺便跟她抱怨了一下亚马逊的生鲜送货永远刷不到送货的时间,家里寄的口罩永远追踪不到物流,去超市排队队伍超过了一个街区。但疫情至今我所遇到的所有问题,都只能算“第一世界问题”(first world problem),如果抱怨给人听,感觉就像是抱怨我的洗发水和护发素永远无法同时用完。

曼哈顿超市外排队的人

昨天在家里听This American Life的播客,讲述了几个疫情期间的普通人生活。911接线者说现在每天拨打911的人是创纪录的,比9/11事件时候还多。从中美洲避难来做建筑工人的Luis,感染了新冠之后如实和房东报备,因为房东怀孕了,他不想让房东承担风险。房东不许他回家,他又无法去别处,甚至不敢出去买东西,只能把自己关在车里隔离。讲述人还有《纽约客》的记者樊嘉杨,她母亲是渐冻症患者,已经在护理院住了六年,现在只有眼睛还能转动。樊嘉杨在医院旁边三分钟路程住了下来,只要没有出差每天都去和母亲见面。疫情来临,护理院谢绝了一切访客。而进入渐冻症后期的母亲免疫力已经非常脆弱,显然无力承受新冠的袭击。距离最后一次探视已经半个多月,对她来说这是漫长的煎熬。

自发收集招聘状况的网站

 

美国确诊人数已过20万,联邦口罩、手套和防护服的储备已经近乎掏空,FEMA已经送出了1160万N95口罩,520万面罩,2200万副手套和7140个呼吸机。特朗普一再承诺的一万台呼吸机,有数千尚不能投入使用。打击之下,许多公司停止招人,原来打算发的offer也取消了很多,裁员减薪更是家常便饭。有人写了网站总结公司的招聘状态,大量旅行、餐饮、娱乐、零售等行业受到了冲击。许多美国人经历了人生中的第一次申请失业补助、在gofundme上筹款、在instagram上要钱,甚至不得不领取救济粮。这对这些一直只用面对“第一世界问题”、有体面工作可以自给自足的人来说,不是那么容易迈出的一步。



推荐 15